小编采访

二战坦克解密:叱咤风云,无敌“黑豹”逞凶阿登战役

1944年12月,第二次世界大战,欧洲西线的突出部之战进入高潮——阿登战役。德国2SS第2装甲师“帝国师”派出精锐兵力,在黑夜的掩护下强袭马奈。著名的黑豹坦克王牌、“巴克曼之角”传说的缔造者恩斯特·巴克曼将在战斗中大放异彩,上演一场扣人心弦的王者黑豹传奇剧目!

“黑豹”待命

为了赢下这场孤注一掷的反击,西线德军集中了1500辆以上的坦克和突击炮。这是德军在西线困兽犹斗的最后一战;在战役打响前一天的1944年12月15日,西线共有471辆“黑豹”,其中处于“作战”状态的为336辆。

这些由军工厂加班加点制造出来的“黑豹”坦克,被分散地编入到参战的多个装甲师中。诺曼底之后,德军的绝大部分装甲团都损失惨重,有许多团的坦克数量已下降到“可以忽略不计”的水平。由于新出厂的“黑豹”不可能填平如此巨大的损耗,各部只得采取“混编”法,通常每个装甲团只有1个坦克营装备“黑豹”,另外1个营则使用老式的Ⅳ号坦克。

装备“黑豹”的坦克营下辖4个坦克连,每个连有17辆坦克可用,其中所辖的3个排各有5辆,连部还有2辆。这样的“黑豹”连就构成了德军指向阿登地区的装甲中坚,在战役打响后分别在各自的指定方向上投入了战斗。

这些装甲部队中的一支,乃是党卫军“帝国”装甲师第2SS装甲团的第1营。第2SS装甲团在法国折损了四成以上的重装备,直到11月下旬才接收到新的“黑豹”,这些坦克大部分提供给了第1营,使其4个连队全部以满编状态投入阿登之役。

隶属于第6SS装甲集团军第2SS装甲军的“帝国”师的先决任务是攻取交通要地马奈,此地横跨N15号公路的路口,向北可以向列日进军,向南则指向巴斯托涅。一旦占领马奈,“帝国”师就打开了向两个方向进军的大门,尤其是南面的巴斯托涅,第5装甲集团军正在那里同坚守不退的美第101空降师等部队进行着激烈的交战。

12月24日清晨,“帝国”师第1营的第1、2、3连从集结地奥代涅向北攻击前进。在装甲掷弹兵的配合下,德国坦克一度进展顺利,拿下了几处外围据点,但是在美第3装甲师凯恩战斗群等部的顽强阻击下,旋即陷入了停顿状态。

在3个坦克连相继投入战斗的情况下,第1营中唯一没有参战的便是充当预备队的第4连。

准备夜袭

第4连是一个极具战斗力的单位,其所击毁的装甲目标数量领先于同营各连。连长波尔是在1944年4月上任的,虽然只有24岁,却已经是东线战场上的坦克战老手,他在诺曼底战场上的记录是击毁了12辆盟军坦克。

波尔的副手是颇为知名的“黑豹”王牌巴克曼。1944年7月27日,巴克曼指挥424号“黑豹”在圣洛-库唐斯公路上设伏,一举击毁9辆“谢尔曼”而一战成名。

24日下午,了解到第1营推进困顿的比特里希严令“帝国”师加大进攻压力,他相信受到重创的美军快要支撑不住,只要再来上一击就行了。而这一击,就交由尚未出动、战力齐整的第4坦克连来发出。

出击命令居然是由比特里希中将直接下达给波尔上尉的。波尔表达了应该让自己的顶头上司、第1营营长恩瑟林中校知道这件事的意思。于是波尔和他的营长很快都被召到了设在奥代涅教堂内的第2SS装甲团团部,在那里受领了攻击命令。此前,波尔和巴克曼已经一道对指向马奈的公路做过一番侦察,他们认为朝这里推进,“美国人可以从制高点看得一清二楚”,便建议来一次夜间进攻——很快获得了批准。

作战计划很快拟定:第4连由第3SS装甲掷弹兵团一部兵力配合,从奥代涅向马奈公路推进,在夺取马奈后转向西朝霍顿前进,威胁美第3装甲师侧翼并在当面美军防线上扯开缺口,使德军后续部队朝这里开进。出击时间定于24日平安夜的22时。

16时38分,第4连的所有17辆“黑豹”坦克全部准备完毕。第3排的5辆坦克受命充当先锋。连长波尔的座车402号“黑豹”紧随第3排之后,在他身后是巴克曼的401号座车。跟在两人后面是第2排的5辆坦克。第1排的5辆坦克在队列中殿后。

为了一击成功,营长恩瑟林又下令第2连调动第1排协同作战,排长哈格谢梅尔中尉的5辆“黑豹”将在他们位于弗雷瑙克斯小村外围的阵地上等待第4连的到来。

独行者巴克曼

正如波尔所判断的,前往马奈的道路绝非一片坦途。就在奥代涅北面仅仅1.2千米处,美第7装甲师第40坦克营的A连就在一条岔路口的附近布阵,连长艾伦上尉手里有6辆M4坦克可用。

从这个岔路口开始,霍顿-马奈公路两旁密植松树,向北大约不到2千米时突然向西面转弯,然后重新转折向北。在向北转弯处的东面有一片草场,纳尔逊上尉的第40营C连的9辆“谢尔曼”埋伏在此。在这里,浓密的松林和S形的道路对美国人向南面的视线构成了阻碍,不过反过来对他们也是一种安全保障。在C连东面较远处的小村马勒普雷,B连和D连的一批“谢尔曼”和M5A1“斯图亚特”式轻型坦克部署在那里。 第40营的营部设在马奈,营长布朗中校正急着向上级要求增援,阿登战役打响时,该营编有60辆坦克,现在只剩下了32辆。第40营隶属于A战斗群,指挥官罗森鲍姆上校24日上午刚到马奈,他指挥的兵力还有第48装甲步兵营、1个坦克歼击车排、若干炮兵和工兵单位。这些大兵们在马奈附近构筑阵地后,都巴望着能过上一个不受干扰的圣诞节。

18时,罗森鲍姆上校接到第18军军长李奇微少将的命令,要他的战斗群退到马奈北面的一处高地去,转移定于22时30分开始。

在A战斗群开始转移阵地前半小时,22时整,波尔的第4连如期沿着公路向北推进。几分钟之后,打头的第3排就和美军A连发生了交战,一番炮火交换过后,2辆“谢尔曼”和1辆“黑豹”被击毁,A连剩下的4辆“谢尔曼”则朝东北方向撤退而去。

夜间作战总是充满了不确定性。行驶了一会之后,巴克曼发现自己和友邻坦克分开了,于是他在公路上加速向北行进,希望尽快赶上应该在自己前面的弗瓦舍尔。401号“黑豹”独自行驶着,撒在白雪上的月光勾勒出了这辆德国坦克的轮廓,实际上它已经冲到了第4连队列的最前面。由于要保持无线电静默,巴克曼无从知道这一点。

巴克曼看到不远处的路边停着1辆坦克,他觉得那一定是弗瓦舍尔。但是刚才还在炮塔上探身的那个人迅速消失并关上了舱盖,巴克曼立即察觉到情况不对,便下令炮长霍斯特.普根多夫瞄准并发炮。这是一次近距离坦克交战,炮弹准确地射入那辆“谢尔曼”后部,不过车组无一人伤亡,他们全部逃了出来,接着M4就开始起火。

401号“黑豹”加速驶过,巴克曼在那时看到右侧正有2辆“谢尔曼”迫近,便大声发令“开火”!两个目标全部被击中,不过击毁的并不是M4中型坦克,而是美第814坦克歼击车营的2辆M10坦克歼击车。

连续独自交战后,巴克曼开始放慢速度,提高警惕。突然,道路在他面前呈现出扭曲的S形,两边还密布着松树。巴克曼发现的正是C连的9辆“谢尔曼”。尽管美军此前开挖了坦克掩体,好让坦克藏身在较低的位置上,不过在月色下的雪地里,美国坦克还是“象一张白纸上的黑点那样明显”。

意识到美国人也一定发现了自己,别无选择的巴克曼硬着头皮加速向前冲,然而,接下来的一幕令巴克曼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看到“黑豹”现身,那些美国坦克手们纷纷爬出坦克,头也不回地逃进了不远处的树林里。搞不清附近还有多少敌人的巴克曼不敢恋战,只是继续前进,这时他已经相信自己跑到了队列的最前面。

扫荡马奈

几分钟后,弗瓦舍尔的第1排来到这个S形路口,也看到了那些“白纸上的黑点”。这时,至少有1辆“谢尔曼”的车组已经归位了,并且朝弗瓦舍尔所在的“黑豹”开火,不过炮弹擦着德国坦克呼啸而过。

弗瓦舍尔向空中打出信号弹照亮附近的地区,然后他的“黑豹”连续开火,在很短的时间里就把C连的全部9辆“谢尔曼”都打成了“火把”。之后,德国坦克继续朝马奈开进。

这时,一马当先的巴克曼已经冲到了马奈,当401号“黑豹”驶入这座小村时,巴克曼赫然发现里面满是美国兵――他们正打算执行转移阵地的命令呢。在一派忙碌氛围和黑暗环境中,这辆孤独的“黑豹”起先并没有被人觉察,直到第40营的军官戈迪耶中尉信步走出营部所在房屋的门外,才睁大眼睛看到这辆大摇大摆的德国坦克。戈迪耶慌忙冲回房内,把所见报告给罗森鲍姆上校,后者当即发令:“紧急撤退!”

那一刻,401号“黑豹”正撞向一队美军车队,在1辆半履带车上的驾驶员鲍威尔是现场亲历者,他在战后写下这样的文字:“在刺耳的巨响中,我看到了我这辈子所见过的最大号的坦克,看上去它的炮管长得就像是根电线杆子。1辆吉普车连同里面的两个人被这个怪物整个压过。”

401号“黑豹”一路横行,在一派混乱中径直穿过马奈,巴克曼探出炮塔向后张望,只见“各种车辆为了躲避我们而划出横七竖八的逃跑轨迹,包括坦克在内”。“我下令炮口指向6点钟方向,打掉了停在那里的2辆坦克。”在村口,“黑豹”继续发炮,又击毁了3辆“斯图亚特”、1辆半履带车和1辆“谢尔曼”。

最后,这辆“黑豹”的引擎开始冒烟,巴克曼只得把坦克停到道路左侧的几棵树旁,等着连里其它坦克上前。巴克曼冲出马奈不久,第1排的“黑豹”开抵,于是马奈的混乱情形益形加剧。不过这时美国人组织起了一定程度的反击,1辆抵靠着农舍的“谢尔曼”当先开火,炮长科索夫斯基称,“我们一直在等着那一刻,把打头那辆德国坦克打得不能动弹了。”

被打中的正是弗瓦舍尔的座车,他在这个晚上第二次换乘坦克,并指挥新登上的“黑豹”开火,把炮弹射入了科索夫斯基所在“谢尔曼”的左前部车体。美军好不容易组织起来的反击就此瓦解,德国坦克在马奈狂乱开火,以火力扫荡一切。

连长波尔的402号“黑豹”也开上来了,马奈已经在自己的掌握中。这时已是25日圣诞当天的凌晨。快到格兰梅尼尔时,波尔的坦克遇到突如其来的美军炮击,这位连长头部被炮弹破片击中,由部下抬下火线。于是诺克登上了402号“黑豹”,当起了临时车长。

第一个冲进格朗默尼勒的是弗瓦舍尔,不过他身后的“黑豹”突然爆炸起火,除无线电操作员逃出外,其余4人全部葬身“火棺材”。在燃烧着的“黑豹”的火光映衬下,弗瓦舍尔清楚地看到了在右边150米处开火的“谢尔曼”,他下令炮口转向3点钟方向,开火,击毁。之后又发现另一辆“谢尔曼”,同样开火,击毁(这其实是第628坦克歼击车营的M10)。 正在开进的第2排被那辆中弹的“黑豹”挡住了去路,排长韦斯曼下令左转离开公路,这样一来却正好掉进了美第238工兵营布下的地雷阵。接连的爆炸中,4辆“黑豹”的履带、负重轮、悬挂等部位不同程度受损,最后1辆试图开回路上,很快也中雷而陷入困顿。

撤出马奈

韦斯曼徒步穿过公路来到一处小屋里暂避,他在那里等来了另外两位排长,三个军官商量一番,决定尽量向距离马奈较近的小村伊雷齐前进,在那里建立一个阵地再等待下一步命令。

“黑豹”列队从路旁一处农庄花园中驶过,那里没有地雷,于是德国坦克向8千米外的伊雷齐开去。将近目的地时,他们遇上了哈格谢梅尔的第2排第1排,在得知波尔身受重伤后,哈格谢梅尔作为在场较高阶的军官接过了指挥权。

尽管第4连在这个晚上的战斗中占尽上风,但现在东方已微露曙色,而天一亮,就意味着盟军将发挥他们的空中优势。而且,“黑豹”坦克已经把支援的掷弹兵远远抛在了身后,面对美军反击会很麻烦。就在哈格谢梅尔这样想着时,一发冷枪打中了他的肩膀,于是他先返回马奈待命。

天亮了,25日的天气很好,战场上空迅速出现了盟军的战斗轰炸机,公路上的任何目标一经发现就会被无情摧毁。配合着空中打击,附近美军的野战炮兵也开始猛烈发炮,很快,诺克所在的411号“黑豹”就被两发榴弹直接命中而毁。到了上午,大批美军开始在马奈外围外集结,第31坦克营B连的5辆“谢尔曼”和紧随其后的步兵准备发动攻击。

在小村里,巴克曼已经加入队列,他指挥着2辆“黑豹”占住村边的一处阵地,炮口向北准备迎敌。美军发起了冲锋,可不一会,他们的坦克就全部被“黑豹”射出的炮弹击中。

接着,美第7装甲师B战斗群中由沃尔夫上尉带领的10辆“谢尔曼”到达了马奈村外的高地,B战斗群指挥官克拉克准将要求他立刻夺回马奈。看着眼前那几辆熊熊燃烧的美国坦克,沃尔夫犹豫不决。他向准将指出,进攻的很长一段路都暴露在敌人炮口下,看起来这是一次自杀性任务。克拉克也吃不准,便报告了李奇微,李奇微亲临战地,经过现场近30分钟的讨论,沃尔夫的坦克连收到了原地待命的指令。

李奇微决定换一种手段来夺回马奈,他调上8个炮兵营来扫荡这一区域。美军的炮击持续到27日,一共打出了8600发炮弹,马奈地区的建筑几乎荡然无存。不过这些是被白白浪费掉了,因为“帝国”师的第4连在25日夜里就已经撤出了马奈,原因很简单,附近战区的德军都在撤退,第4连不可能在马奈立足。当然,阿登战役最后的胜利者不是德国人。局部的战术胜利没有能够挽救德国法西斯最后的失败和灭亡。

在1944年平安夜发生在马奈地区的一连串交战中,德军“黑豹”坦克的作战能力确实非同寻常。“黑豹”在火力和装甲防护力等主要指标上对“谢尔曼”的优势都得以充分体现,但放眼整场阿登战役,这种技术优势没能呈量级的放大。这一方面是由于美军有力的反击,也因为此役中大部分的德军坦克车组都是没有多少经验甚至只受过最低程度训练的新手,在巴克曼这样的老手操控下,“黑豹”确实威力不凡。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