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排行榜

大荔奇男子

谁说女子不如男,大荔地灵人杰,千百年来杨坚、阎敬铭、王进喜等名人轶事脍炙人口,遗憾的是甚少有人了解大荔奇女子,她们巾帼不让须眉的气概风采绝对是美丽大荔一道亮丽的风景。

皇宫里的女人

在王兆鳌所撰的《朝邑县后志》里,浓笔重墨地介绍了一位女性,她便是明思宗朱由检(崇祯帝)的贵妃田氏。田贵妃祖籍朝邑连家庄,后来移居扬州。父亲田弘遇为人豪爽,行侠仗义,官至左都督。田氏人长得纤细娇妍,心灵手巧,多才多艺,但她性格内向,不苟言笑。朱由检做信王时她便嫁进王府,崇祯元年(1628)封理妃,后进封皇贵妃。朱由检当政十七年,宫中没有进行过任何营建,节省了大量经费。看到皇上如此克己为国,温柔体贴的田贵妃就更加关心皇上。宫中有一条夹道,三伏酷暑毒日当头,皇上往来于宫殿中,被阳光晒得热汗淋漓十分无奈。田贵妃便在夹道中搭起了席篷,挡住了日头,这样不仅皇帝,就连那些随从也避免了日晒之苦,同时她又将进入小黄门抬轿的人换为宫婢,朱由检对此十分满意。田氏为皇帝生下四个儿子,除四皇子永王朱慈炤在京城沦陷不知所终外,其它王子皆早夭,田贵妃悲伤过度,于崇祯十五年(1642)七月与世长辞,谥恭淑端惠静怀皇贵妃,葬入思陵。

田贵妃并不是大荔唯一进入皇室的女人,早在汉代,朝邑上官村上官安之女已经叱咤风云了。上官氏(前88—前37)是汉昭帝刘弗陵的皇后,外祖父是权倾朝野的大将军霍光。霍光将年幼的外孙女嫁给同样年幼的汉昭帝刘弗陵,以此来巩固外戚的地位。少年聪慧的昭帝不幸二十一岁便驾崩了,上官氏年仅十五岁就成了皇太后。上官氏是汉朝年龄最小的皇后,她享尽荣华富贵,夹在祖父与外祖父争权夺利的斗争中自始至终稳坐皇后宝座。后来汉宣帝、汉元帝相继即位,她又成为太后、太皇太后,居国母之位四十余年,是中国历史上极少数为皇帝曾祖母辈分的太皇太后。

诗书里的女人

清末大荔人张梅清被誉为东府“五淑女”之一,受其丈夫范子阳的影响博通经史。晚清社会动荡,遭逢离乱的夫妻俩怀才不遇、愤世嫉俗,周游各地游历揽胜数载,期间在华山避世隐居十余年,后来居同州草店,落户到朝邑连三城。张梅清精于辞赋韵律,著有《风云集》传世。困苦时期,张常作诗以自遣并劝慰子阳,在《感怀寄子阳》中写道:举世浮华爱妇人,我今为妇耻效颦。心存大厦忧王室,志在长城报国恩。织锦聊传苏惠手,从军早备木兰身。苍天若有中兴运,誓扫群夷百里尘。在《世乱避居草桥店与子阳先生谈守志》中写道:宽宽院子土围墙,小小门楼矮矮房。不愿夫君身富贵,惟求祖母寿安康。人情险诈交游淡,世道陵夷著作强。迅速光阴能有几,坐官何胜学贤良。这两首写给丈夫范子阳的诗,均表现了她自守高沽之志的情怀。

在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封建社会,像张梅清这样的才女确实稀缺,但在大荔却有许多。明朝参议韩邦靖的妻子屈淑是副都御史之女,亦是能文善赋之人,她在《送夫入觐》诗中写道:君往燕山去,弃妾雒水傍。雒水向东流,妾魂随飞扬。丈夫轻别离,所志在四方。努力事明主,肯为儿女伤!君有双老亲,垂白坐高堂。晨昏妾定省,喜惧君自量。珍重复珍重,丁宁须记将。既为远别去,饮余手中觞。莫辞手中觞,为君整行装。阳关歌欲断,柳条丝更长。虽是闺阁诗却不带丝毫脂粉气,夫妻相别情意最为深婉,既舍不得丈夫外出,又劝丈夫“志四方”、“努力事明主”,并解除丈夫的后顾之忧,替丈夫照顾好双亲,一声声珍重、一声声嘱托在丈夫出行的路上萦回。小女人大胸怀,其人其诗其事品来别有一番情趣。

商海里的女人

明清两代同州商贸繁荣、漕运发达,巨商老号销售网络遍及全国,有“接不退的咸阳、填不满的同州”之说。埝桥同堤村赵家从清嘉庆年间开始经营药材、布匹生意,由此逐渐起家,后迁泾阳县改营水烟、采茶生意,由于营运得当,资本积累,在上海、南通、苏州、无锡、嘉兴等地均设有分号。赵家产业兴盛但人丁不旺,三代独苗,主持家世大业的重担便落在女人身上。安仁龙门村富户刘命初之女、曾任河南省参军的刘芹圃之姐刘氏知书达理非同一般,先是辅佐赵心印发展家业以致越发兴隆,中年丧夫后就承担了内外大业。她深明大理、乐善好施,光绪二十六年(1900)八国联军攻占北京,慈禧太后与光绪皇帝逃难来西安,她毅然捐献银两以救国事,慈禧赞其“以一孀妇、颇识大体”,光绪皇帝嘉其义举赐宅“荣禄第”。有一年游华山时看到山路狭窄,险峻异常,为保游人安全,她捐赠银两为“老君犁沟”险路铸造了扶手铁索。1904年,大荔文庙失火殿宇尽毁,赵刘氏与同州知府商定,由赵家出款重修文庙大成殿及两侧庑房,光绪皇帝赐给“深明大义”四字嘉奖,诰封赵刘氏为“一品夫人”,赏戴凤冠霞帔。

继赵刘氏之后,儿媳刘庄若当家理事,她继承先辈遗风,民国十八年(1929)大年馑给同、朝两县各捐大洋四万赈济灾民,又令人在游家斜村大庙前和城内东大街府第门前设置粥厂舍饭救急,先后用粮达三百余石。省政府知晓后赠赵家“万家生佛”牌匾。赵家院内还曾悬挂“有功明教”匾额,相传是同州知府为嘉其乐助家乡贫寒子弟求学赴考送的。民国二十九年(1940)兴办大荔中学时,赵家压缩刘庄若埋葬费用,捐四万元作建校投资,捐一万元作为办学费用。

  大荔县大人多,男英俊女俏丽,2013年我编纂《五彩大荔》时收录的就有600多人,当然这也仅是挂一漏万。记住他(她)们,就是记住历史;不忘他(她)们,就是不忘初心。

(作者:王小民)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