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新闻

“含德之厚”与企业家的德性修炼_文化

  老子的《道德经》既是一部修德的宝典,也是一部治国的经典,更是一部企业经营的教科书。在老子看来,德性的完满和充盈不仅是国家管理者应具备的前提条件,也是其他管理者包括企业经营者应具备的内在素养。修德是为了修道和得道,而得道并不是把道这个存在物抱在怀里,而是要把道的特性、属性、品质(如自然无为的属性和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的品性等)修持到自己身上并在行为中体现出来,使心灵变得像初生婴儿般明澈。德性的积累过程同时也是一个道的修持过程,因为道和德是一种体用关系:道是德之体,德是道之用;道决定德(“孔德之容,惟道是从”——《老子》21章,王弼本,见楼宇烈《老子道德经注校释》,中华书局2008年版。以下所引除特别注明外,皆出自该书且只注明章数),德体现道(“弱者道之用”——40章,弱亦即柔弱谦下,恰是老子推崇的一种德性)。

朱燕祥 画

  依道治国则国“强”,依道治企则企“旺”。经营之道虽不同于治国之道,但事不同理同,企业家也只有“尊道贵德”“道法自然”,才能实现经营中的“无为而无不为”。老子哲学对于企业经营的意义,不仅中国的一些企业家看到了,甚至一些外国的企业家也看到了。张瑞敏对“无为与有为”的关系问题进行过持续性的思考,冯仑对“以正治国,以奇用兵,以无事取天下”有着独特的体悟,潘石屹则对“专气致柔,能婴儿乎”感触颇多。贝尔实验室的墙壁上赫然写着“无为而治”四个大字,曾任诺基亚CEO的约玛·奥利拉自称以老子为师,法国阿尔斯通总裁安南· 博格曾找人专门教他老子哲学。哈林·克里夫兰在《未来的行政首脑》一书的中文扉页上写着:“功成事遂,百姓皆谓我自然”(17章),并把这句话视为行政首脑包括企业家行事的圭臬。

  在老子哲学里,虽有“道”“术”之分,但“道”“术”一体,比较而言,道则更为根本,因为道在老子那里是万物的本质和规律,遵循道亦即把握事物的本质和因循事物的规律。企业家若过分热衷于“术”,虽有所作为但很难有大作为,只有以道御术(“执古之道,以御今之有”——14章)才会有大成就和大成功。道、德一体,修道不仅要通过修德来完成,而且得道与否亦应通过德行圆满与否来衡量。因此,德性圆满不仅是得道的一种确证,更是人们事业长久、身心和谐的内在根基。老子如是说:

  “含德之厚,比于赤子。蜂虿虺蛇不螫,猛兽不据,攫鸟不搏。骨弱筋柔而握固,未知牝牡之合而全(应为“朘”之误写——引者注)作,精之至也。终日号而不嗄,和之至也。知和曰常,知常曰明,益生曰祥,心使气曰强。物壮则老,谓之不道,不道早已。”(55章)文字大意为:德性浑厚之人,宛如初生的婴孩。毒虫不螫他,猛兽不伤他,鸷鸟不害他。他的筋骨柔弱,但却能紧握拳头。他虽然不知男女交合,但生殖器却时常勃起,这是精气充沛的缘故;他整天啼哭而嗓子却不沙哑,这是和气充盈的缘故。持守(“知”同“执”)和谐叫做常态,维持常态叫做明智。贪生纵欲必然遭殃,欲念驱使精气视作逞强,事物过于强盛就会走向反面,这就叫做背道失常,而背道失常就会很快地灭亡。

  “道生之, 德畜之”(51章)。在老子看来,人一旦达至“含德之厚”,就能远避祸害,精满气足,和气弥漫,事业发达,无往而不胜;若德性缺失,就会逆道而行,胡作非为,则会进入死亡之境。老子虽然没有直接谈到企业家的德性问题,但是他谈到了侯王的德性问题,企业家既是一个经营者同时也是一个领导者,在企业中具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堪称一方“诸侯”,老子对侯王德性问题的持续思考及其深层揭示,对当代企业家的德性修炼,无疑具有深刻的启发意义和巨大的镜鉴价值。根据老子的观点,笔者认为,企业家应涵养和增强以下三个方面的德性:

  一、企业家应养慈德。“我有三宝,持而保之。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慈故能勇……今舍慈且勇,舍俭且广,舍后且先,死矣!夫慈,以战则胜,以守则固,天将救之,以慈卫之。”(67章)慈,是老子“三宝”中的第一宝,是“勇”的力量源泉和目标指向,也是上天救助万物的一种基本方式。慈,从心,从兹,兹的意思是草木茂盛,兹与心结合意为拥有助人向好之心态。发至内心的仁人而爱物,就是慈的本质。

  对于企业家而言,有许多需要倾注爱的地方,但下面的这两种爱却是须臾不可偏离的:

  第一是对国家之爱。生意没有国界,但生意人却有国籍。“贵以身为天下,若可寄天下;爱以身为天下,若可讬天下。”(13章;这里的天下不是指某一个诸侯国,而是指包括诸侯国在内的大一统的天下,类似周王朝所管理的国家)“修之于天下,其德乃普。”(54章)为了国家而“贵身”“爱身”,国家才能依靠你和保护你;为了国家而修德,这种德性才具有普世的价值。“受国之垢,是谓社稷主;受国不祥,是为天下王。”(78章;能承受一国的屈辱才有资格做社稷主,能承担一国的灾殃才有资格做天下王)能为国家承受屈辱和灾殃,国家不会忘记你,人民同样也不会忘记你。企业家若能把自己的事业与国家的前途、命运、需要联系在一起,主动为国家排忧解难、分担风险和忧患,而不是腰包一鼓就移民、撤资或跑路,那么,其事业就有根基,其产品就有市场。

  “红顶商人”胡雪岩,为资助左宗棠抗击沙俄侵略而筹资奔走,传为天下美谈;松下幸之助为松下企业文化确立的“七精神”中,排在第一位的精神就是“产业报国精神”。约翰·D·洛克菲勒虽然十分讨厌当时的西奥多·罗斯福总统,但当金融危机席卷华尔街的时候,“洛克菲勒先生用他的声音和巨额资金帮助了华尔街”(《华尔街日报》语),正如洛克菲勒写给儿子的一封信中所言:“我明白,我拥有巨大财富……当然,比拥有巨大财富更崇高的是,按照祖国的需要为祖国服务。”(洛克菲勒:《洛克菲勒和儿女谈人生的68个细节》,一凡编译,朝华出版社2011年版,第111页)

  第二种是对他人之爱。这个他人,既包括企业员工也包括自己的家人;既包括现实客户也包括潜在客户;既包括与企业生产、销售、经营相关的人也包括不相关的人;既包括国内的人也包括海外的人。从一定意义上说,企业家事业的成功不取决于自己,而取决于他人,这也正是许多企业把“关爱他人”作为自己的经营信条的原因。对他人之爱越“博”,其收获的利润也就越大,其事业也就愈长久。“天长地久。天地之所以能长且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长生。是以圣人后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非以其无私邪?故能成其私。”(7章)只有无私关爱他人、成就他人才能赢得别人的关爱并最终成就自己。“处上而民不重,处前而民不害,是以天下乐推而不厌。”(66章)“关爱他人”是“处上而民不重,处前而民不害”的先决条件,企业家有了对他人的关爱,才会为他人着想,才能不断提升产品和服务质量,也才会出现“天下乐推而不厌”的结果。一旦企业的产品和服务出现“天下乐推而不厌”的盛况,企业则必然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对他人、对社会甚至对人类的关爱,在世界企业界造就了众多的“百年老字号”。2000年,作为“百年老字号”的默克公司荣登《Worth》美国公司捐助排行榜榜首,其创始人乔治·W·默克曾说过这样一句话“药物是为救人而生产,不为追求利润而制造,但利润会随之而来。如果我们记住这一点,就绝对不会没有利润;我们记得越清楚,利润就会越大。”这几乎是老子的“无私成就有私”的生动注解或另一种表达。1989年,默克公司的内部管理方针写到:我们做的是挽救和改善生命的事业,所有的行动,都必须以能否圆满实现这个目标为衡量标准。默克公司的CEO罗伊·魏吉罗用同样的口气说道:“最重要的是要记住,我们业务的成功意味着战胜疾病和协助人类”。崇高的使命深入到每个员工的心中推动着公司在利他的道路上不断前行,也正是因为如此,默克能打破种族界限率先捐助黑人大学联合会;能打破战败战胜的界限,在没有利润的情况下,把链霉素引进日本以治愈流行甚广的肺结核;能打破三个世界划分的界限,免费送药给第三世界上百万感染河盲症的病人,且自行承担费用,直接参与分发工作,以确保药品准确送到患者手中。默克公司的今天告诉世人一个朴素的真理:企业只有以德为本,方可做到基业长青!(上)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