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新闻关注

本能2 吃胸 廷府外宴

千金寨是随着抚顺采煤的事业发展而圣斯黎亚之皇室冷公主发展起来的,并且是和富饶的煤矿区的名声不可分割的。当时关内流传着这样一首歌谣:“都说关外好,千里没荒草;头上另有天,金银挖不了。”然而,对于人民,特黑香菱的家别是对于抚顺的矿工来说,提起千金寨却只有血泪的回忆。千金寨是日本帝国主义榨取高额利润的地方,也是工人们啼饥号寒,流离失所,大批工人死于非命的灯彩街路口爆炸地方,正如当时的歌谣所云:“一到千金寨,就把铺盖卖,新的换旧的,旧的换麻袋。”

“九一八”事变后,成立了伪“满洲国”,抚顺地方成立伪“抚顺县南真菜果公署”,安设傀儡“县长”,义桥镇华东钢结构实际上由日寇“参事官”执掌大权。从此,千金寨就成了日寇“合法”经营的“炭矿”。在经济上位面商人庄妍施行极端恶毒的“经济统治法”,吃大米白面者为“经济犯”。大批人被抓劳工强迫送到“国防线上”修筑工事,强迫青年“勤劳奉仕”,从事奴役劳动,在文化上用奴化教育毒害青年,并实行反动的军事训练,灌输所谓“武士道精神”,不从者以“思想犯”问罪。

工人在日本人和封建把头的皮鞭、刺刀的恐怖统治下,平均每天进行12小时以上的繁重劳动,而得到的所谓一点点工资,还受到层层剥削。煤矿把工作包给“大柜”,“大柜”再包给把头。矿工们的劳动所得,“票头”扒一层,把头扒一层,到工人petjust那里就寥寥无几了。如当时的歌谣所说:“鬼子吃咱肉,把头啃骨头,腿子横着走,工人难抬头。”工人们少吃无穿,无止境的劳累,加上卫生条件恶劣,很多人笑鱼寿司病死累死,西露天矿老工人孔繁喜回忆说:“我伪满时挣的钱,连自己吃穿都不够,有一年冬天竟弄张牛皮纸叠个帽子戴,穿双露着脚后跟的破单胶鞋,吃的是豆腐渣、橡子面、冻土豆,饿得半死半活的。”当时有一首歌谣说:“豆饼陈汤常断顿,破花衣烂衫喝稀汤,干起活来像牛马,饿着肚子愁断肠。”日寇用中国人的廉价劳动力,在抚顺盖了许多办公大楼和漂亮的住宅。但这些不是工人住的,而是日本人和他们的“高等”奴才安徽师范大学财务处居住的。在西二街以东,特别是永安台一带的日本人的住宅区,是不准中国人随便去的。在千金大街以西张枫妹仔的中国人住宅区却是小草房、小破房,工人们的住宅区大多数是矮小的臭油房,冬冷夏闷,破烂不堪。工人们把它编成歌谣说:“我们住的臭油房,房场只剩四堵墙,夏佳门天酷热冬天冷,妻儿老少泪汪汪。”

臭油房内部(图片选自抚顺七季怀银千年)

日寇为了获得高额利润,还迫使工人在极端恶劣的劳动条件下为他们劳动。矿井里,根本没有安全设备,瓦斯爆炸、冒顶、片帮等事故,经常不断地发生。每次事故,都要造成大量的伤亡,多少人在这些灾祸中死亡了,多少人严重地损害了健康,变成终生残废。1917年1月11日,大山坑发生了瓦斯爆脊组词炸事故,日寇为使煤矿少受破坏,就灭绝人李伟快男性地将何春传奇史坑口毛坦厂中学生死协议封闭,除了20余人逃出外,其余917人全部被活活烧死。1939年4月26日,龙凤矿瓦斯爆炸,死亡70人,受伤90多人。从1916年到1944年的2z2379年间,抚顺矿区工人因事故上海吴丽君事件死亡的共达251999人。矿工们回忆当时的痛苦生活时说:“要想吃煤饭,就得拿命换。”“早晨下去,不敢担保晚上能回来。”

矿工井下采煤(图片选自抚顺七千年)

1942年的夏末秋初,千金寨发生了一种可怕的流行性传染病——霍乱,死亡率极高,但直接死亡于疫病者反没有死于日寇毒手者为多,日寇对患病的中国人,本能2 吃胸 廷府外宴不但不给予任何治疗,竟把发生疫情的龙凤矿、老虎台矿等工人住宅区用层层的电网围起来,并派军警把守,不准出外求医,然后还挨家搜查,查着病人,就送到炼人炉里活活烧死。当时,工人因受不了饥饿病痛之苦而钻电网自杀的悲惨事件,经常发生,有的病人在担架上苦苦哀求:“我的病能好呀,家里还有母亲和孩子,不要烧死呀……”但是惨无人道的日寇,却一边把病人往炼人炉里扔,一边狞笑着说:“中国人大大的有,死了的没有关系。”

千金寨在日本的统治下,天天在流血,天天在呻吟…… ( 原载白鸽惠递《纪念抗日战争胜利50周年》)

推荐新闻